当前位置: 首页 > 失忆水 > 发改委查处艾司唑仑药品垄断协议案 三家涉事药企被罚两百多

发改委查处艾司唑仑药品垄断协议案 三家涉事药企被罚两百多


/ 2017-06-28

  法制网讯 记者万静国家发展委近日对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常州四药等三家公司达成并实施艾司唑仑原料药、片剂垄断协议案依法作出处罚,合计罚款260余万元。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常州四药作为生产销售艾司唑仑原料药和片剂的市场主体,属于在艾司唑仑原料药市场、艾司唑仑片剂市场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当事人达成并实施的艾司唑仑原料药联合抵制交易的垄断协议,使其他片剂生产企业由于缺少关键投入品而退出市场,严重排除、了片剂市场的竞争,也扫清了在片剂市场实施联合涨价的障碍;当事人达成并实施的提高艾司唑仑片剂价格

  【摘要】 记者万静 国家发展委近日对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常州四药等三家公司达成并实施艾司唑仑原料药、片剂垄断协议案依法作出处罚,合计罚款260余万元。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常州四药作为生产销售艾司唑仑原料药和片剂的市场主体,属于在艾司唑仑原料药市场、艾司唑仑片剂市场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

  法制网讯 记者万静国家发展委近日对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常州四药等三家公司达成并实施艾司唑仑原料药、片剂垄断协议案依法作出处罚,合计罚款260余万元。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常州四药作为生产销售艾司唑仑原料药和片剂的市场主体,属于在艾司唑仑原料药市场、艾司唑仑片剂市场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当事人达成并实施的艾司唑仑原料药联合抵制交易的垄断协议,使其他片剂生产企业由于缺少关键投入品而退出市场,严重排除、了片剂市场的竞争,也扫清了在片剂市场实施联合涨价的障碍;当事人达成并实施的提高艾司唑仑片剂价格的垄断协议,直接导致2015年以来艾司唑仑片剂价格的大幅上涨,增加了广大患者的药费负担,损害了消费者利益。在两种垄断协议的共同作用下,艾司唑仑片剂市场供应总量减少,患者用药可及性受到影响。根据垄断行为的性质、程度、持续时间,以及当事人在垄断协议中的不同作用、对调查的配合程度等因素,国家发展委依法责令当事人立即停止实施垄断协议,并处罚款共计2603823元。其中,对在垄断协议的达成、实施过程中起主导作用的华中药业,处2015年度艾司唑仑片销售额百分之七的罚款,计1571829元;对垄断协议的参与者、在调查过程中配合行政机关查处违法行为且有立功表现的山东信谊,处2015年度艾司唑仑片销售额百分之二点五的罚款,计547563元;对垄断协议的跟随者、违法程度较轻且能积极主动整改的常州四药,处2015年度艾司唑仑片销售额百分之三的罚款,计484431元。国家发展委已于近日印发《关于在全国开展药品价格专项检查的通知》(发改价监[2016]1101号),重点检查价格出现异常波动的原料药、药品品种,集中力量解决群众和企业反映强烈的问题,切实医药市场公平竞争秩序,广大患者的权益。欢迎社会通过12358价格监管平台,共同参与规范药品价格行为。调查经过 ——大部分下游片剂生产厂家因垄断协议停产涉事药企艾司唑仑片价格均出现大幅上涨法制网讯 记者万静据悉,艾司唑仑具有镇静、和抗焦虑疗效,是国家严格管控的二类药品,艾司唑仑片属于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中的神经系统用药,同时列入国家低价药目录。我国对二类药品原料药的准入和生产实行严格管制,全国获得艾司唑仑原料药生产批文的企业只有4家,实际在产的只有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和常州四药,这3家企业同时也是艾司唑仑片的生产厂家。国家发改委经调查发现,2014年低价药政策出台后,3家企业通过会议、会面、电话、短信、邮件等方式,在艾司唑仑原料药市场达成并实施了联合抵制交易的垄断协议,在艾司唑仑片剂市场达成并实施了固定或变更商品价格的垄断协议。2014年9-10月间,当事人在河南郑州举行会议,协商艾司唑仑原料药和片剂的有关安排。当事人最后达成以下共识:即每家企业生产的艾司唑仑原料药仅供本公司生产片剂使用,不再外销;同时对艾司唑仑片剂集体涨价形成默契。2014年12月以来,3家企业通过下发调价函的形式逐步调高艾司唑仑片剂价格,华中药业和山东信谊多次通过会面、电话、短信等形式就调价信息进行沟通联络。国家发改委调取的原料药销售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4年,当事人共向下游16家片剂生产企业供应原料药。2014年10月以后,当事人陆续停止对外正常供货,生产的原料药仅供自用,大部分片剂生产企业由于缺少原料药而停产。调取的片剂销售数据显示,2014年12月至今,3家企业销售的艾司唑仑片价格均出现大幅上涨,且涨价时机高度一致,证明联合涨价的价格垄断协议得到了实质性实施。以3家企业都生产的1mg*20片规格的艾司唑仑片为例,2015年至今,华中药业出厂价上涨超过3倍,山东信谊上涨近2倍,常州四药上涨1.6倍,3家企业的艾司唑仑片出厂价格涨至约1毛/片。专家点评——稀缺药品原料或药品更易出现垄断共谋未来三年将是医药行业竞争反垄断执法高峰期点评人: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士廪三家涉事企业存在价格协同行为,主要表现在固定或变更价格的一致性,并且存在意思联络。意思联络的表现是通过会议、会面、电话、短信和邮件等方式实现,例如郑州会上要求对艾司唑仑片剂集体涨价形成默契。执法机构通过获取的涨价汇出了图表,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三家在涨价的关键点上高度一致,进一步证明郑州会议的意思联络得到了实际实施。而从本案涉及的垄断协议细分行为类型来看,该案是典型的联合抵制交易垄断案例。这是执法机构查办的已公开的反垄断案件的第二起联合抵制交易案,是国家发改委查处的首例抵制交易案。国家工商总局曾在去年(2015年12月)公布广东省工商局查处的广州市番禺动漫游艺行业协会联合21家企业实施联合抵制交易的行为,是反垄断执法中的首例联合抵制交易案。从医药行业查处的案件来看,某一类稀缺的药品原料或药品更容易出现共谋行为,该共谋既有横向的,也有纵向的,从联合抵制到价格协同,从货源供应的控制到最终实施涨价获利,最近两年查处的医药行业的垄断行为基本都具有该特点。反垄断执法部门对医疗医药,尤其是医药的反垄断调查从去年撕开口子后,今年将逐步扩大反垄断战果,未来的3年内将是医药行业竞争执法的高峰期,该行业涉及老百姓的生命和基本医疗保障,是竞争执法多年关注和研究的重点,现在到了逐步收获执法的时候了。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