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失忆水 > 空乘人员吃麻辣烫被疑吸毒 毛发鉴定破吸毒认定难题

空乘人员吃麻辣烫被疑吸毒 毛发鉴定破吸毒认定难题


/ 2017-06-30

  这些年来,各种新型毒品层出不穷,不少毒品无色无味,遇水即化,但它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另一种,“神仙水”就是其中之一。

  几个月前,有一个女孩来到司鉴所求助,她认为自己了。原来,女孩和几个朋友一起去酒吧蹦迪。在一杯酒下肚后,第二天她就在宾馆的床上醒来,与她一起的,还有一个男性朋友。

  女孩努力回忆前一天的情况,却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好像自己确实喝酒喝断片了,女孩只能自认倒霉。

  然而,几天后,女孩却渐渐回忆起当天的情境,她越发感觉不对劲。女孩表示,当时她只喝了一杯啤酒就,她怀疑这杯酒中被下了药。

  于是,她向当地警方报案,称自己了。但此时,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几天,即使存在的物质,也已经被人体代谢掉了,做尿检没有意义。

  毛发鉴定成为了女孩最后的希望。根据头发的生长规律,女孩在事发1个月后,再次到司鉴所进行采样鉴定。

  鉴定的结果显示,在女孩近一个月内,确实接触到了一种致幻类的毒品,它也被称为“神仙水”、“水”。女孩头发中有一段GHB的含量是基础值的两到三倍,从而证明了女孩确实接触过神仙水。

  除了的毛发鉴定,司鉴所已经将毒物鉴定的范围延伸到了胎毛,这就为受母婴导致的婴幼儿早期干预赢得了时间。

  上海儿科医院就曾经接生了这么一名男婴。孩子出生后,医护人员发现这个孩子特别吵,“其他新生儿的吵闹往往是有原因的,或因为肚子饿或者尿湿了,但他不论是不是吃饱了,都表现得很焦躁,情绪波动特别大。”医护人员立即询问了男婴的亲属。经过了解,男婴的母亲是个吸毒人员,在怀孕期间也没能戒除毒品。

  担心男婴在母体中也受到了毒品的侵害,医院将男婴送到了司鉴所。从男婴头上小心地剪下了一簇胎毛,在他的胎毛中检出了的代谢物。由于胎儿大约在4个月后开始长胎毛,因此证明了这个男婴在胎龄4个月到出生都通过母体吸食了毒品,认定其已经吸毒成瘾。而他在医院的吵闹,是一种吸毒戒断症状。得到了这个结果后,医院立即对该男婴进行了早期干预。

  尽管,司法部司法鉴定技术研究所的毛发毒物研究已经走在了国际前列,完成一次鉴定的时间也从原来的2天缩短至2个小时左右,大大满足了目前司法需求。但向平却并不满足目前中国对于毛发毒物研究的现状。她指出,毛发毒物研究领域尽管有了顶尖的研究,但我国相关科研鉴定机构的分布并不均匀,能力也有所差异。

  向平同时指出,毒物的毛发鉴定还应扩展应用领域。向平告诉记者,我国现在的毛发鉴定还仅限于吸毒成瘾的认定,但在国外,毛发鉴定已经拓展到了毒品脱瘾领域。她进一步解释说,当一名吸毒人员在社区期间或者戒断后,为了确保,我国相关部门往往采用飞行抽查的方式进行尿检。而这一方式存在偶然性,会让人员存在侥幸心理,但毛发鉴定则能准确地判定人员在一段时间内真实的身体情况。

  此外,公司高管、货车司机、飞行员、人员等特殊人群也应被纳入到毛发鉴定的常规范畴内。“比如巴西已经实现了对货车司机进行毛发鉴定验毒的全覆盖。”向平认为,随着我国毛发鉴定技术的不断发展,以及社会认可度的不断提高,对特殊人群的毛发进行例行鉴定也将有望成为现实。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