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失忆水 > 性媚药

性媚药


/ 2017-03-27

⑩其他为人参、枸杞、淫羊藿、菟丝子、鹿茸、巴戟天、蛇乐子、女贞子等药,皆有壮阳回春之。

③石硫黄。唐时方士韦山甫所的壮阳回。石硫黄为炎热矿石,偶有壮阳起兴之用,但长食硫黄,无益。唐文人韩愈即因食用含硫黄的“火灵库”而丧命。

⑥山獭骨。一种性欲极强的山獭的骨粉,有壮阳功能。宋人范成大在《桂海虞衡志》中言:“獭性淫毒,山中有此物,凡牝兽悉避去。獭无偶,抱木而枯。”与此种性媚药附近的是山獭鞭、狗鞭、海狗肾(古称“腽肭脐”)。明人谢肇训著《五杂俎》载:“山獭肾……能壮阳道,视比海狗肾,倍常也”,表白山獭的壮阳强于海狗肾。

经世代功德者的夸张、,使官家、富宅争相购服,摩拳擦掌,偶有者,愈加宣扬,并成为取悦的贡礼。于是,历代帝王多成为性媚药的狂热服用者。汉成帝极宠赵飞燕、赵合德姊妹,整天无度,甚至体弱阳衰,遂求“慎恤胶”,本应只服一丸,因误服七丸。纵欲彻夜而精绝气断。又《魏志-武帝记》载:北魏曹操“倡优在侧,常日以达夕”,并招募方士研究房中术,以大量宫女做试验。明朝的帝王崇尚,尤以嘉靖为最。有些性媚药,因性热燥,确有临时激发性欲,促使阳举之,经帝王验用,官宦效仿,于是性媚药又由宫廷再扩至,散至民间,这即是性媚药发生与传播的缘由。

① 五石散。此名取自《神农经》。至两汉魏晋时,有方士以丹砂、雄黄、云母、石英、石钟乳5种矿石制成“五石散”。因服此药后,使人体内大热,需穿薄衣、喝冷水、吃冷食,故又称“寒食散”也叫“服食”、“服石”。张仲景初用五石散治伤寒。三国时,魏国尚书何晏服后觉有健身奇效,遂广为传播,竟成为壮肾。唐人中除充实必定了五石散无益精补中、除痿不足的感化外,兼有大毒,在《备急令媛要方》中指出五石散“自皇甫士安以降,有进饵者,无不发背解体,而取,余自有认性以来,亲见朝野仕人遭者纷歧,所以宁食野葛,不服五石,明其大大猛毒,不成不慎也。”孙思邈把五石与毒草泽葛并提,可见五石毒性之剧。

性媚药由来已久,早在秦汉之前,方家方士便以草木之实强身补体,益寿延年,提高性欲。《搜神记》、《仙人传》、《列仙全传》皆有记录,如:“张于声服五加皮酒,寿三百年,房室不停。”“移门子服食五味子,春色艳丽如玉女。”“陵阳子仲服远志,生子二十七……”重房室术与益寿方,研石炼丹蔚然成风,这是性媚药最早呈现的路子。

④阳起石。云母之根,以齐山山谷、琅牙、云山、阳起山所产为贵,别名“白石”、“石生”、“羊起石”

壮阳回春类:男性用以添加性欲、加强性功能,提高频次、耽误每次时间的。有史料、药典记录的有:

性媚药指的是古时用以诱使同性敏捷性就范或提高男女性欲的药物。亦即“”。多为无科学根据的欺世之术,但传播长远,内中也确有有助于性事者,且多见于药典、传志中。性媚药指的是古时用以诱使同性敏捷性就范或提高男女性欲的药物。亦即“”。多为无科学根据的欺世之术,但传播长远,内中也确有有助于性事者,且多见于药典、传志中。

⑨红铅丸。以少女月经为原料,加乳粉、辰砂、乳香、秋石等粉末制成的红色丸。《五杂俎》记“择十三四岁童女,斑斓规矩者……慎护起居,候其天癸将至,以罗帛盛之,或以金银为器。人磁盆内”,复加上述之药掺和,火“红丸”。因内中丹砂有毒,故长服无害。《本草纲目》云:“哲人信之,吞咽秽滓,认为秘方,往往发出丹疹,殊恶。”

⑧颤声娇。一种以雄蚕娥、凤仙妒、五味子等几种药合成的壮阳药,《本草纲目》载:“雄蚕娥,气热性淫,主固精强阳,交代不倦。”

②秋石。即以童男、童女的小便中提取的纯洁结晶,名为“秋石”,别名回龙汤、汤。明代陈嘉谟在《本草蒙筌》中云:“秋石,须秋月取孺子溺,每缸人石膏末七钱,桑条搅,澄定,倾去清液;如斯二三次,乃人秋露珠一桶,搅澄,如斯数次,滓秽涤净,咸味减除,以重纸铺灰上晒干,完全取起,轻清在上者为秋石。”要补虚的汉子需服童女尿提取的秋石,要补虚的女人则服食童男尿提炼的秋石。作为中药的童便,确有医治感化,但以秋石作为次要壮阳药,似有夸张。

⑤龙盐。宋时《士林》记:“龙盐,士医生共知之,龙方交有所遗(精),用盐渍之,服之治虚败,无益帏簿之事。”民初学者胡朴安言龙盐即紫稍花。

媚人类:这是本身服用后能对同性敏捷激起性欲,并满足本人的性要求或让对方服用,使对方发生对本人的性巴望,以达本人性目标的药物。前者“媚于人”。尔后者“使媚之”。魏、晋时传播,女人服用詹草或其果,可得汉子的欢心。以上是自服而“媚人”的药。今人在同性酒、饮料或食物中所撒放的诸如“逍遥粉”、“佳丽梦”之类,多是些兴奋剂或含激素的药物,较之古时媚人药明显无效。但在性媚药中。媚人药是起码的。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