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失忆水 > 一句顶一万句四平八稳是年轻导演的迷奸药

一句顶一万句四平八稳是年轻导演的迷奸药


/ 2017-03-27

片子中虽然表示出了在身边模糊可见的现实的,但本来内核如斯强烈的一个故事,改编得如斯稳重而平平,人物的心理铺垫缺乏条理和过渡,拿牛爱国宾馆抓奸这一场戏,本来矛盾冲突如斯激烈的戏份却被滤去,对比王竞导演的同样讲出轨故事的《万箭穿心》中对颜丙燕心理层层递进的描绘(到宾馆,偷听,举起消防栓想砸门,放弃而打德律风举。

片子中演技、拿捏、分寸都没什么bug,表达细腻,糊口感很强,因而片子所能打动听的在于它的朴实,但这仿佛更多地是来自于那些优良的演员和刘震云的故事。虽然说作为作,能关心现实题材和物,能表达不变,曾经很罕见,但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结业于纽约大学导演系的海龟之手,它的老气和过于平平,说得更直白一点,就像导演本人一样,过早得被得体的学问气所裹挟。

提及对片子的见地,要起首从导演刘雨霖说起,第一次见到刘雨霖是在2016年10月中旬片子节期间的第二届中国导演生力军论坛上,她像加入一个朗诵角逐一样字正腔圆地诉说本人作为新导演的心理过程(后来才晓得她本科读的传媒大学播音系),她平铺直叙地表达的那些感触感染、精美的妆扮、恰如其分的口红、剪裁精练的穿着和的心态,就像此刻片子的每场演所展现出来的一样,都很是得体。这种得体反映到了片子里,就是片子看起来很是老派。

《一句顶一万句》算得上刘震云迄今为止最成熟大气的作品,获得2011年茅盾文学,小说前半部门《出延津记》写的是过去,无助的杨百顺(后更名吴摩西)得到独一可以或许说得着话的养女巧玲,为了寻找巧玲而走出延津。后半部门《回延津记》写的是此刻,巧玲(曹青娥)的儿子牛爱国,同样为了脱节孤单,寻找与人私奔的老婆而出走,回到延津。

我从未见过比刘震云更烦琐的人,像他如许的“喷空大师”,讲两个仆人公,要扯上上百个酱油党,但我相信良多人都像我一样喜好刘震云如许措辞,不是由于他说得何等高深,也不是由于何等有接地气的乡土味,而是话虽绕却句句在理。细心一想,人的良多工作本来也就如斯,一件过后面往往藏着八件事,一件事两头又可能拐着好几道弯。他能把沉闷的、琐碎的、漫长的人生掰开了揉碎了,咂摸得有滋有味,绘声绘色,一圈兜下来,把糊口说圆了,刘震云的“喷空艺术”就在于此。我从未见过比刘震云更烦琐的人,像他如许的“喷空大师”,讲两个仆人公,要扯上上百个酱油党,但我相信良多人都像我一样喜好刘震云如许措辞,不是由于他说得何等高深,也不是由于何等有接地气的乡土味,而是话虽绕却句句在理。细心一想,人的良多工作本来也就如斯,一件过后面往往藏着八件事,一件事两头又可能拐着好几道弯。他能把沉闷的、琐碎的、漫长的人生掰开了揉碎了,咂摸得有滋有味,绘声绘色,一圈兜下来,把糊口说圆了,刘震云的“喷空艺术”就在于此。

影片的过于平平起首体此刻视听言语上,镜头内的演员走位都没有太多安排,太简单而没有戏,大师老实地坐着,起头说瞻望,起头剖露心里,起头哭。片子中对人物的心理描写不竭频频地利用拉镜头的方式,用人物所处的大与人物情感来“恰如其分”地呼应,频频利用的叙事镜头摇到近景或空镜的抒情、叠化的转场、到人物的镜头过度,都略微陈旧和匠气,并且人物心里不敷喷薄,整再多的空镜头、近景镜头都没无力量。

从内容上看,前面我说很喜好刘震云的绕,由于他的故事不断绕着绕着,人物又迎头便撞上来宿命,每小我的别扭和窘迫都能被表示出来,所以芝麻绿豆的事到尘埃里,可我们读着读着,鼻子一酸,心里俄然感觉一阵苦涩。不要说的疾苦只要学问才有,小说原著中不竭出走的人物、回环的情面世故以至村庄和郊野都装着物们的疾苦——的孤单和窘迫,这即是原著《一句顶一万句》的精髓。

片子《一句顶一万句》最终的情节是如许的:河南延津县钉鞋匠牛爱国(毛孩)的老婆纺织女工庞丽娜(李倩)跟婚纱店的蒋九(喻恩泰)好了,两个家庭由此不得平和平静。后来,两人跑了,牛爱国出去假找,没想到真找到了。影片中还提到了别的一对,牛爱香(刘蓓)和宋解放(范伟)。最终,片子以牛爱国与庞丽娜相遇时的一段对话竣事:“日子是过当前,不是过以前,咱都让心别着了”。

这部30万字,延宕百年的几辈人的故事,从讲到当下,系统复杂,人物浩繁,情节和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干线故事良多,相关家庭亲子、恋爱婚姻、伴侣等等,没有最间接无效的主线,书里的人物们用千差万此外体例在各类陈列组合中各类“鸡同鸭讲”,改编成片子的难度很大,所以把原著看了二十多遍的女儿刘雨霖,只选择了小说下半部门中牛爱香和牛爱国姐弟俩的故事形成片子的两条主线,一个为了找一个“说得着”的人成婚,一个由于“说不着”而离婚。这种真诚而隆重小心的设法获得了刘震云的承认,他认为刘雨霖找到了一条很是好的将文学通向片子的路子,于是父女联袂起头操刀改编。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